一重山水一重城
《美好?家》 對話重慶西派城設計師許大絢

重慶是一座山城,也是一座江城。山城和江城在中國不多見,同時融合這兩個特色的特大城市,可能別無他處。獨特的自然地理條件,使得重慶的城市建設非常具有立體感。重慶是山城,這是世人皆知的。最初對于這個“山”字的理解,認為它代表了這座城市的外貌,或者說面子。如果你吹著口哨昂首登高,你對她的認識就是自下而上的:窗臺、旗桿、飄動的窗簾。當然,你也會看到長達百米的坡面扶梯,像穿越峽谷而不是穿越城市的輕軌,還有四十米高穿樓而過的天橋,它們都是值得駐足欣賞的地方。如果你緊繃小腿向下走去,你的目光就會停留在階梯、石板路、防空洞、老城區,重慶的記憶就安置在這里。然而無論是自上而下,還是自下而上,對于一個城市的理解,不該只浮于表面。高低起伏的街道有多少級臺階,拱廊的弧形有多少度,屋頂上鋪的是怎樣的瓦片,這些答案雖有意義,但是構成城市的不只是這些,還有她的空間量度與歷史事件之間的關系,就像《紅巖》和《消失的上清寺》中所寫的那樣,“山”字更該代表的是重慶人的氣質:堅強、剛毅、豪爽、耿直,正因如此,這座城市才獲得永無止境的成長動力。

對于重慶的“水”,領悟要更深一層。城市中的水,大抵分為兩種,一出世一入世,井然分明:出世的水如莊老之說,像個隱士,獨善其身、隱己而臥,只想做城市的精神導師,或者俯首旁觀,與城市沒有太多交集,一道景色而已;入世的水似儒家所談,講事功,重實際,知不可為而為之,以一己之力帶動城市蓬勃發展,且每個支流皆能灌溉人之生活。重慶的水,不言而喻,屬于后者。比喻重慶的“水”,最為恰當的莫屬“學不厭而教不倦也”。學不厭,指的是積淀千年航運文化之發展,從古時的“開九門,閉八門”,到今日成為長江上游航運中心,航運之發展篤行而不倦,則城市之發展精進而不息。與北方城市相比,山水相依、炎熱潮濕的重慶顯然更具有南方意象。而在典型的南方城市里,重慶又顯得與眾不同,山民出身、碼頭文化使它與江南、嶺南城市精致溫潤的氣質迥然相異。渝中半島上的鋼筋水泥森林、地上輕軌、過江索道、跨江大橋、高架立交、隧道、碼頭、濱江路等城市符號構成了重慶在鏡頭里的城市形象。這些元素使重慶不但有了立體感,而且有了流動感和節奏感,賦予了其生命力。教不倦,即水的給予,巴渝文化之源流,塘頭文化之根基,從語言方式到處事風格,重慶的“水”培養了重慶人的性格。本屬于纖夫的火鍋,如今也縈系著重慶人的喜怒哀樂,江邊的酒吧,橋上的夜色,還有如怨如慕、如歌如吟的江水聲……重慶的所有靈氣化為一場夢,隨著江水,流入浮生。在一個有河流穿山而過的城市,入夜時分,來自世界各個角落的貨船靜靜地泊在完全透明的夜光下,從密封的容器里裊裊散出辣椒和其他香料混合的奇異味道,每個陶醉在這種香味的居民,不僅消除了煩躁的情緒,而且全都做了同樣的夢。長者們說,這個城市的夢幾乎都是這樣。富人窮人,男人女人,老人和孩子,他們的夢是一樣的,因為他們都會夢到這里的山和水。在這樣整齊和單純的好夢中,城市不再混亂,在它虛幻而又真實的往事里,所有人都回到了童年。人是免不了會做夢的,一個以山水為夢的城市,最終將成為我的家。


用花木世界講述人間故事

“Landscape”從花園和公園的語意中解脫出來,逐漸成為無論是建筑專業還是城市規劃專業人士都常掛嘴邊的詞語。景觀的定義在過去的 20 年中不斷演替,景觀設計的邊界也在不斷外延。

人類歷史是一部在自然環境中的發展史,可以說,人類歷史與景觀是密不可分的。當我們矚目某個空間或地方,很多問題就會浮現:此前,那里是什么樣子?有怎樣的地質狀況,怎樣的動物植物?居住著怎樣的人們?他們在這里做些什么?有這樣一些人,他們可以通過“構思”“設計”和“實現”,用一草一木還原人類世界。

西派系是中國鐵建地產創始的 TOP 系力作系列,西派一詞,取自“City Park”(城市公園)的音譯,過去人們對公園的定義,不外乎“自然觀賞區或供人休息游玩的公共區域”,然而隨著人居環境的不斷改善,人們對公共環境的品質也提出更高要求,因此,對于公園的定義,已不再只是簡單的美化雕琢、賞心悅目。以城市自然稀缺資源打造真正適合人生活之場景,才是公園的深層次涵義。

在景觀設計上,重慶西派城特邀中國香港貝爾高林景觀操刀設計,充分解讀與提煉人文脈絡,凝練地域特征,盡顯現代生活本質。如何用花木講述重慶故事,如何把這故事代入家的場景,許大絢先生與《美好 ? 家》對話,給出了他對于城市公園、重慶氣質的思考。

《美好 ? 家》:中國鐵建“西派”的名稱取自“City Park”(城市公園)的音譯,在您看來,城市和公園是怎樣的關系?

許:中國景觀發展的十年黃金時代與城鎮化和房地產開發相并行,在人居環境不斷改善的情況下,人們對公共環境的品質提出更高的要求,公園作為公共環境的重要部分大有可觀。對于公園的定義已經不再只是簡單的美化雕琢,如何利用城市中的自然稀缺資源去打造真正適合人類生活的場景,也是我一直追尋的課題。

《美好 ? 家》:作為房地產項目,景觀設計要同時具有“美觀性”和“實用性”。在設計一個項目時,您會如何入手?又會如何評定效果?

許:目前,房地產市場進入成熟期,我很榮幸能與中國鐵建一起為業主創造高水準的生活環境而努力,并協助中國鐵建使項目得到市場的認可。我們所打造的項目不僅僅是為了好看,更是站在規劃和環境的角度不斷按照最新且最合時宜的市場要求進行設計,而最為關鍵的是最終的落地,不僅僅滿足市場要求達到標桿的目的,還有后期持續性的發展和跟蹤,使項目在未來的時間里仍然是不過時且舒適的,從而成為一個值得購買及投資的項目。我們站在讓業主購買并能在未來升值的角度去打造一個項目,猶如對一個藝術品的雕琢。

《美好 ? 家》:重慶的山水成就了這塊土地上深厚的文化底蘊,在重慶西派城的設計中,如何體現這種巴渝文化的精髓?

許:重慶是一個有自己獨特地形資源及人文氣質的城市。山水是重慶幾代人的夢,一個城市的回憶。重慶西派城在尊重自然、尊重地域、尊重歷史、尊重人文的基礎上,力求構建幸福的生活場景,將城市文化脈絡與優越的自然環境結合,營造現代生活文化。

西派城源于童年的江畔回憶,是對于童年舊夢的印象。在設計中我們融入了巴渝文化的理念,考慮不同的水景方式。同時在重視功能的基礎上,將生態、環境與當地文化有機結合為一體。終將重慶歷史的“神韻”根植其中,將重慶的山水元素融入其中,整體設計以文化為主線,編織水繞山城的故事。設計將現代水岸棲居理想介入多元時尚藝術空間,設置多個碼頭水岸,讓住戶從煩躁的都市生活回歸安靜的水居生活,享受慢生活。

《美好?家》:重慶西派城選擇打造“大中庭、大園林、大水景”的度假式園林,這會給我們的業主帶來怎樣的居住體驗?

許:選擇度假式園林的設計課題,正是我們想探尋重慶少有的生活場景。我希望站在業主未來居住的立場去考慮,打造能夠伴隨他們生活階段的居所。我們用心打造的西派城項目以水為根本,但不僅僅做一個代表性的符號,而是為了給將來的人一個有擁有感的家,給家庭提供一個“本”,在這里感覺到小孩的成長和家庭的歡樂。將重慶本身地域的東西放在景觀中,讓重慶“本”的文化與家庭的成長融合,歷久彌新,將現代的生活融入時尚的元素。

重慶氣候變化豐富,我們希望人們住在這里不僅能感受到大環境的變化,也能在小環境的變化中找到家的特色,感受到這個家將重慶本色文化融入了發展現代的東西。所以我們在設計中充分利用燈光與環境的結合,植物與環境的變化,讓家庭在感受植物生長的同時感受內部的動感和季節的變化,體會到這個環境是有生命力的

《美好 ? 家》:請您和我們分享一下,在重慶西派城中有哪些獨具匠心的設計細節?

許:我希望我們的設計理念呈現出來的是一個能夠最終落地的項目,對于材料 / 植物都希望遵循能夠實施的原則,結合施工真正的水平采用合適的設計方法。

重慶西派城項目整體景觀為現代、簡潔的表達手法,重點突出度假風,在功能和布局上呈現強烈的莊重、儀式、厚重感。售樓部位于高處,引導著歸家的人們,后花園通過水系勾勒了空間邊界,同時它又是連接不同豎向臺地的要素,疊水瀑布在視野最佳的地方匯聚,就像一面鏡子,把天空、城市和環境倒映在一起,如同五光十色的碼頭水岸,引人入勝。小區入口沿用對稱的手法,結合多重化感知的理念融合于項目中。整個中心景觀區以水景為主,包括中心泳池以及貫穿整個項目的生態水體,泳池與整體水景之間直接相連,打造一種大海邊上的“無界”之感。在苗木的選擇上,我們與施工團隊一起,跋山涉水,訪遍成渝兩地主要苗木集中分布區,實地考察大量苗木樣本后精心選取后再確定,嚴格把關苗木品質,確保每棵樹木都具備優美的樹形,努力為業主呈現“一花一世界”的曼妙之處。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北京赛车pk10标志